连锁经营

海底捞4个快餐品牌关门停业 低价快餐模式跑不通?

时间:2021-12-20 17:39:08

 海底捞半数快餐副牌接连“关店”!

在北京开业仅5个月的人均30元“日料店”——大牟田关店;

在郑州开的8.9元/碗土豆粉店——乔乔的粉也关门;

在成都开的2.99元/份凉面快餐品牌——捞派有面儿3家店都歇业;

……

最近,职业餐饮网记者发现,海底捞旗下的7个快餐品牌,其中4个快餐品牌都陆续关店歇业。

随着海底捞主品牌的“战略收缩”,其快餐副牌也进入“收缩模式”,其中有刚开业的,也有开出多家门店的。

这不禁让我们想,海底捞在快餐赛道的尝试,是否还能跑得出来?

“喜忧参半”的海底捞快餐副牌,

4个品牌“歇业关门”,3个品牌“扩张开新店”

在职餐的不完全统计之下,海底捞这两年开了近7个快餐副牌,走的都是“高性价比”路线,有实惠到2.99元的凉面,也有人均30元日料店。

土豆粉、米粉、日式蛋包饭、盖饭,基本尝试涉足了各个快餐品类。

但近日根据职餐记者观察,这7个品牌,其中4个快餐品牌已经全部关门歇业,疑似放弃。而只有3个在北京的品牌今年依旧有扩张动作。

1、位于郑州、北京、成都等4个快餐品牌全部“关门停业”

去年海底捞在不同城市,进行了“低调”的快餐品类尝试。

而今年率先被曝出“关停”的是在郑州主打土豆粉的乔乔的粉。

1)8.9元/碗的土豆粉店关门!

去年12月,海底捞在郑州正弘城负一楼推出全新快餐品牌,它用8.9元/碗的极致性价比降维打击,在当时餐饮圈引发热烈讨论,业内人士还对标了郑州本土土豆粉品类头部品牌姐弟俩。

但就在前几天,乔乔的粉被爆倒闭了,只开了不到10个月。

当时有消息透漏,乔乔的粉在郑州不仅关了这一家门店,还有一家门店没有装修完就开始对外转让,这个副牌被放弃了。

2)开业不到半年的日料店大牟田关门

当我们查看点评网站的时候,发现在去年7月开出的人均30元“日料店”,主打蛋包饭,乌冬面等日式快餐,开在北京望京的大牟田也关门歇业。

为了求证相关信息,职餐记者特意拨通了店内电话,其负责人回复说,门店已经关闭一个月了。

从回复的语气能听得出,略显遗憾。

而这个品牌在开出的时候人气很旺,也受到很多餐饮老板的关注和看好。

3)成都3家“捞派有面儿”相继停业

而在成都,堪称一碗面基本不要钱的快餐品牌“捞派有面儿”,3家门店全部关闭。

捞派有面儿,当时可谓是做到了极致性价比的天花板。

6.99元一碗牛肉面,加1元可换购大碗;特色凉面更是让人惊掉下巴,直接给到2.99元一碗,这么低的价格,在路边夫妻开的小店都是很难见到的。

当时还开出了三家店,春熙路店、新会展中心以及荷花池店,如今这些门店都已“歇业关闭”。

4)均价7元的“佰麸私房面”关停

而同样是面类快餐品牌的“佰麸私房面”,去年9月在郑州中原万达金街外街开业。

有17款sku,主打拌面和汤面,招牌包括油皮面、芽菜肉酱面、番茄汤面等,还有郑州人最喜爱的牛肉烩面,均价7元,2分钟可出一份面。

也是主打高性价比,当时小店因为便宜实惠人气也不错,现如今也没有逃过“关门”的命运。

虽然点评网站依旧显示新店营业,但是记者电话联系以后确认,这家店目前处于关停状态。而记录显示位于大卫城和建业凯旋广场的店“尚未开业”,估计也不会再开了。

2、饭饭林、十八汆、秦小贤等快餐品牌今年“扩张开店”

虽然有半数快餐品牌在试水之后,都没有成功继续。

但是海底捞开的7个快餐副牌中,有3个不仅生意还不错,还在今年开出了多家门店,有持续扩张的态势。

1)首家快餐面馆连开3家新店

十八汆是海底捞开出的首家快餐面馆,主卖面条、茶饮、早餐!

这家快餐厅是2019年10月在北京低调开业,顾客“全自助”模式,一分钟出餐。共有4个产品线,“面+甜品+茶饮+早餐”,炸酱面9.9元一碗,茶饮5元一杯,人均19元!

职餐记者最近发现,十八汆除了酒仙桥首家店之外,又新开了三家新店,分别位于十里堡、日坛新荟坊、以及知春路。

这也是目前海底捞开的快餐品牌中,看上去走势最好的店。

2)主打盖浇饭的饭饭林开出2家新店

除了面、粉儿,海底捞对快餐品类中的盖浇饭也没有放过。

去年10月,职餐记者首个报道“饭饭林”品牌,一碗盖浇饭只要9.9元。都是主打平时上班族、打工族喜欢的回锅肉、鱼香肉丝、麻婆豆腐等口味。

产品线很简单,人均就20元,第一家店也在望京,靠近十八汆。

而今年职餐记者发现,海底捞又在北京知春路和好世界开了两家新店。

3)主打“米线、红油面皮”的秦小贤开出2家新店

相比于开面馆品牌、盖浇饭品牌、土豆粉品牌。

秦小贤似乎另辟蹊径,拎出了一个奇怪的产品“西安红油面皮”作为主打!

四个产品线,肉夹馍、米线、小食、甜品饮品,非常有陕西风味。

依旧是自助取餐和高性价比,米线9.9起、小食3.9起、肉夹馍6.9起,人均20元。

而根据职餐记者了解,秦小贤在望京首开和三里屯分别开了两家新店。

海底捞的副牌们,

也进入“战略收缩”模式

这样看起来,海底捞半数以上的快餐副牌都“折了"。

而且还有很多还未成形,未开出门店,就宣告暂停的,而这背后也许与今年疫情客流影响有关,也许同海底捞总部的“收缩”战略有关。

1、在海底捞主品牌的影响下,“快餐副牌们”也进入战略收缩

11月5日海底捞宣布:

在2021年12月31日前逐步关停300家左右,客流量相对较低,及经营业绩不如预期的海底捞门店。

这是海底捞成立27年以来首次大规模关店!

当时职餐记者曾采访海底捞相关负责人,回复是“目前的苦果只能由我们自己一口一口咽下去,我们在此向大家保证,海底捞1000余家门店服务员的笑脸依旧灿烂。”

而目前其旗下半数以上快餐副牌宣布“关停”,也许与总部的“收缩”战略也相关。

相比于火锅赛道,快餐品牌更难于生存,而且多数副牌只是一个尝试摸索,进行战略收缩关掉也在情理之中。

2、“低价策略”没有成功突围,部分快餐模式难跑通

纵观海底捞的所有快餐品牌,似乎都在用“极致性价比”、“低价策略”来降维打击,拥有壁垒和优势。

如果说海底捞火锅是依靠“服务”,那它的副牌们似乎都在走“物美价廉”,价格是杀手锏。

快餐本来就是刚需,需要的就是实惠低价,这无可厚非,而凭借之前海底捞拥有的点位优势、供应链优势,能够把极致性价比最大化,抢夺市场份额。

为什么如今频频失利?9.9元的快餐打法似乎不灵了?

因为“低价策略“背后的逻辑是要匹配“高客流”,这就跟商业领域进货量大能够压低采购成本一样,但当客流变少,成本没有降低的情况下,低价策略反而会压垮门店。

虽然海底捞旗下的快餐大部分都是全自动点餐、半自动后厨,操作简单、出餐迅速、标准化程度高,但也是需要人工成本、房租成本、食材成本。

今年全国各地都受到疫情反扑,客流也受到影响,加之是新的快餐品牌,选址、门店运营多方面因素综合下,也许部分门店成本已经负重前行,甚至难以和夫妻小店抗衡。

这也是为什么十八汆虽然连开3家新店,但是被曝涨价。

职业餐饮网总结:

无论是海底捞的土豆粉品牌、私房面品牌,还是日式蛋包饭等快餐品牌……

这些所有项目的“失灵”,一方面是疫情的反复影响下海底捞采取“收缩”,一方面也是在告诉我们,没有人能一直成功。

餐饮创业对于老手和新手都是公平的,即使头部餐企要资源有资源,要人才有人才,也会经受失败。

失败不可怕,可怕是没有及时止损和认清自己。只希望在疫情常态的当下,大家能守住自己的品牌和企业,找到突围之路。

【返回列表页】
版权所有:四川省连锁商业协会 蜀ICP备11013164号-1